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立即注冊

?中國農機院:農業機械化的領航者

日期:2019/12/30   來源:機電商報   
  摘要:農業機械化帶來了什么?1臺小麥聯合收獲機能替代100個勞動力;農機深松整地、精量播種、化肥深施,小麥、玉米畝均分別增產100斤、200斤;設施農業機械化技術應用,蔬菜產量提高20%~50%;水稻的機械化育秧、插秧、精播與機收應用,提高功效20~50倍;機械收獲、烘干、儲藏,每年減少糧食損失500億斤……

1959年,毛澤東提出了“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的著名論斷,從理論的高度解決了一個行業從哪兒出發的問題。時隔60年,中國農業機械化的進程如何?作為助推農業機械化發展的國家級科研院所,中國農業機械化科學研究院(以下簡稱“中國農機院”)是無法繞過的一環。近日,記者采訪到了中國農機學會理事長、中國農機院黨委書記、院長王博。他稱自己還是農機行業的“新兵”,2016年,在中國農機院最困難的時期,王博臨危受命,掌管起這家走過一甲子的農機行業重量級的企業。

世事變遷  初心不改

中國農機院正式成立于1962年,其前身是1956年一機部成立的農業機械研究所。中國是農業大國,而農業的振興一定離不開農業機械化的發展?!稗r機院自建院之日起,就肩負著推動中國農業機械技術進步及產業升級的責任和使命?!痹谕醪┛磥?,這樣的初心和使命從未改變,它深植于中國農機院發展的血脈中,引領著中國農機院不斷向前。與此同時,我們看到了這樣一組數字,中國農機行業目前有4000余種農機具,其中3200余種的研發技術源自于中國農機院;在中國農機領域,80%的首臺套出自中國農機院。如此龐大的數量和占比,再一次印證了中國農機院在中國農機發展史上的地位。在計劃經濟時代,科研成果基本都是無償轉讓,這也極大地促進了中國農業機械化的進程。正是依靠著這樣一群專心于農機科研的高端技術人才,為中國農業機械化率的提升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然而,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隨著國有經濟改革向縱深發展,國有科研院所的改制被最終提上日程。 1986年,中國農機院成為首批經濟體制改革和科技體制改革試點單位;1999年,經國務院批準,轉制為中央直屬大型科技型企業。從完全依靠財政撥款到逐步走向市場化,這個過程是艱難的。一群天天和圖紙、土地、農機具打交道的人,被推到了改革的最前沿。不斷地學習,不斷地試錯,不斷地在試錯中成長,中國農機院在產業化的道路上不斷摸索前行,也階段性地找到了科研與產業化的平衡點,度過了一段平順的時光。

臨危受命  砥礪以行

任何的改革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隨著企業規模的不斷擴大,中國農機院開始顯露出一系列問題。2015年年底,中國農機院的經營陷入困境,企業資金鏈面臨斷裂的危險,大部分資金壓在土地、廠房,以及大量的庫存上,可流動資產很少。這種靠加大投資規模,以成本換收入的做法注定是不可持續的。

正是在這個時候,2016年初,王博從國機集團空降到中國農機院,臨危受命,成為新一屆的院長。當時擺在他面前的是高企的資產負債表,無法變現的土地和廠房以及有限的科研投入。王博的第一感受就是,“產業方向已經偏離!必須重新梳理企業定位,把農機院拉回到正常的發展軌道上來?!?016年1月25日的院長辦公會上,王博擲地有聲地提出,“說企業該說的話,辦企業該辦的事,建立企業思維,以效益為中心,用符合經濟規律的方式干事?!边@也為之后中國農機院“十三五戰略規劃”的制定打下了基調。他多次強調:“國有企業的三大責任,政治責任,經濟責任和社會責任,其中經濟責任是基礎?!苯涍^半年多的反復推敲和驗證,他牽頭帶領規劃部的同志們制定了中國農機院“十三五”戰略,明確將中國農機院定位為肩負推動農業機械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的科技型企業。為了保證戰略落地,他提出了“整體瘦身,精干主業,提升管理,協同發展” 的16字工作方針。這也成為近3年來領導班子帶領中國農機院轉型脫困的指揮棒。

2016年,王博進一步明確了科研立院,發揮差異化競爭的優勢,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強”的發展思路。本著“有取舍,有進退,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原則,中國農機院逐步退出了大田作業機械,2016年8月,將其旗下的洛陽中收的控股權轉讓給中國一拖,僅保留了其35%的股權。這也成為中國農機院整體瘦身、精干主業的典型案例。

2017年中國農機院止住出血點,培育造血功能,盤活資產,提高企業運營效率,發揮業務協同,綜合施策的效果開始顯現。王博坦言,這個過程是艱難的,作為一個之前幾乎沒有任何農機行業從業背景的人而言,他試圖打破一家企業延續多年的發展思路與慣性,談何容易!然而,業績是最具有說服力的武器,2018年年初的工作會上,王博在報告中用“中國農機院擺脫了連續兩年虧損的噩夢,成功打贏扭虧攻堅戰”為過去的2017年的工作畫上了一個句點。雖然當年的利潤只有幾千萬元,但對于一個沉寂了如此之久的企業而言,它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樣,牽動和鼓舞著中國農機院的全體職工。

振興農機裝備再出發

經過兩年多的調整,曾經一直困擾中國農機院發展的核心矛盾——如何處理好科研和產業的關系,也有了答案。正如王博所說,農機院必須走科研和產業雙輪驅動的路線,必須突破多年來以國家課題為導向的發展理念。在科研上,必須堅持自主創新,解決以國家戰略和市場為導向的“卡脖子”問題,加強“卡脖子”薄弱環節機械化技術自主研發攻關,增強核心技術自我供給能力。他說:“產業投入必須要有經濟回報,企業必須要有造血能力,用產業化的收入來反哺科研,否則就是不可持續的?!?/span>

厘清了科研和產業的關系,明確了以市場為導向的發展思路后,中國農機院把眼光瞄準了一直被國外品牌所主導的采棉機行業。新疆是棉花的重要產地,近年來隨著勞動力成本的上升,采棉機的需求呈現出爆發式的增長,但采棉機單臺成本高,技術含量高,尤其是采棉頭的研制一直是制約國產設備的軟肋。之前中國農機院研制過采棉機,但并未形成批量。2018年9月,中國農機院瞄準這一發展契機,迅速立項,組織生產,僅僅用了3個月的時間,就向新疆主要采棉區投放3行自走式采棉機60余臺,滿足了新疆主產區農戶急需,市場反饋良好,完全替代了進口。乘勝追擊,科研人員們又開發出6行智能控制型采棉成模聯合作業機??梢哉f,采棉機的批量上市,就是科研成果產業化的成功實踐。

與此同時,中國農機院還響應農業“走出去”的號召,加強資源整合,打造海外業務開拓平臺。積極開拓了“一帶一路”沿線的主要國別市場,并承接了多項國際援外培訓。定向研發的埃塞苔麩種植、收獲、清選等機械,成功試用并受到當地農戶歡迎,真正實現了自主研發產品技術走出去。

在王博看來,點上的突破雖然讓人振奮,但他更深知中國農業機械化的發展仍任重而道遠。在談到中國農業機械化率的時候,王博的心情是復雜的,他說:“中國農機化發展經歷了一個從無到有到強的發展過程,現在我國農機化發展水平已經達到了67%,這是可喜的一面;但與發達國家相比,尚有差距。發達國家農業機械品種超過65大類7000多種,而我國只有14大類4000余種,且主要集中在三大糧食作物的田間作業上。不僅缺門少類,而且功能相對簡單?!痹谕醪┛磥?,這正是這一代農機人需要努力追趕的方向。

使命在肩,中國農機院搭建起國家級研究創新平臺,支撐行業基礎共性技術創新,聯合行業知名大學共建了具有公益性、相對獨立性和面向行業開放、共享服務的“土壤植物機器系統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牽頭組織行業發展戰略與規劃研究,積極策劃和承擔國家和行業重大科技計劃項目,引領行業技術發展和產業轉型升級。如今的農機院,已經成為我國農業機械領域名副其實的戰略策源中心、技術創新中心、產品輻射中心和國際交流中心。

糧為民本,器利農桑。農業機械化是解決“三農”問題的戰略之舉?!爸袊r機院的發展歷程可以說是農機行業科研和產業化的縮影?!痹诨仡欀袊r機院的發展時,王博如是總結。他進而表示,在助推農村產業振興,幫助農民脫貧致富,實現農業現代化的道路上,中國農機院還將持續引領和見證中國農業機械化的未來。(張紅林)

文件閱讀
    相關思考
      秒速赛车怎么赢到钱